33

存在感稀薄

我很清楚,我有理智,或者说是某种理性思维。客观条件不成立,现在的情绪不过是被酒精影响了,一时的沮丧一时的忧虑。但是人总不能一直盯着那条界线看,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跌进去。我为自己醉酒后的想法感到恐惧,又不得不将其归咎于酒精抑制了我大脑里管抑制的那个部分。我想摆脱,它却一直在那儿,我不知道自己还会受限于客观条件多久,希望足够久。或许戒酒才是办法,理智常在才能不那么情绪化。

这么多年的科学素养什么都没教会我。

评论